我欲乘风归去

红色烈日

2016年写的……我怎么想的我也不知道
ooc全是我的
名字也是乱起的,更适合写红色组来说
好了正文开始――

每次本田菊想抱王耀都会让他抱住。
每次本田菊想触及那道伤疤王耀都会狠狠地推开他。

「小耀,一定很痛吧。」伊万慢吞吞地包扎那道长及至腰的伤疤。
「习惯了。」

村麻纱是把好刀,刺入皮肉的冰凉和痛楚至今清晰。
「哥哥……相信我……不出百年我可与西方一争高下。」
本田菊抱着他,就像从前他抱着本田菊一样。
上次有这么温暖的怀抱……是几十年了呢?
他想要的就给他好了,王耀这样想,毕竟是自己的弟弟。
脑子一片混沌,他用尽最后一点力气紧紧的抱住本田菊,坠入万丈深渊。
「哥哥……」
漫天硝烟,遍地烽火。轰炸机盘旋在城市上空,坦克碾过尸体。
「哥哥……」
血流成河,十室九空。妇女把脸抹黑,小孩拿着枪。
「哥哥……」
「不要叫我哥哥。」
我没有军装染血的弟弟。
他早已死在了1937年。

本田菊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你就是以后的我吗?」梦见从前的他。
「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我以后会变得强大吗?」
「会的哟。」
「会变得比nini还要强大吗?」
他看见坦克迈过波兰国境,
他看见党卫军自杀。
他看见上海上空盘旋的飞机,
他看见原子弹爆发。
他看见航母被击沉,
他看见英国群众走上街头狂欢。
他听到条约的签订,
他听到在投降书上签字的声音。
他听到艺伶唱歌,
他听到「圣诞节真的可以回家啦!」。
他听到妇女的哭喊,
他听到王耀把国旗升起时奏的国歌。
「你好,日落之地的中/国,在下是日出之地的日/本。」
「真是没礼貌的家伙呢。」

本田菊把凉了的茶移到别处。